document.write('
') 痛别!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去世,曾半小时写完《没头脑和不高兴 - 蜀南故事网
  • 首页
  • 童话故事
  • 痛别!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去世,曾半小时写完《没头脑和不高兴

痛别!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去世,曾半小时写完《没头脑和不高兴

发布:故事大全 时间:2022-09-23 00:56 分类:童话故事 热度:191

  消息一出,众多作家、网友纷纷发文悼念,回忆自己曾读过的任爷爷翻译或创作的童话作品。

  网友:做过一段时间故事妈妈,给孩子们讲国外翻译过来的绘本故事。有一本经典绘本《女巫温妮》,任溶溶爷爷翻译的用词生动恰当,引人入胜,其他版本远远不及,其实就是一些细节和遣词造句的区别,大师就是大师,这是位心有光,满怀爱的老人。

  网友:我小学的时候就看过任爷爷的《安徒生童话》,任爷爷一路走好。

  网友:二三十年前看的《没头脑和不高兴》现在依然有画面感,任老一路走好!

  网友:《安徒生童话全集》是我和书结缘的开始,爷爷一路走好。

  网友:小时候妈妈最喜欢读任爷爷的《没头脑和不高兴》给我听。任爷爷一路走好!

  任溶溶久未更新的微博里也涌进了众多网友

  将童话故事带入中国的人

  很多人或许对这个名字并不那么熟悉,但提起《安徒生童话全集》《彼得·潘》《夏洛的网》《小熊维尼》……谁都不陌生。

  而将这些经典童话带入中国的人,正是任溶溶。

  任溶溶自1942年开始从事文学翻译工作,精通英、俄、意、日四种语言,80年来翻译了数百部世界文学经典,成为万千中国孩子的阅读宝库。他曾两度获国际儿童读物联盟颁发的年度翻译奖,被中国翻译协会授予"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他不仅翻译了很多深受孩子喜欢的外国儿童文学,他还创作了大量的童诗、童话和散文。

  他创作的作品有《没头脑和不高兴》《一个天才杂技演员》《土土 》《我是一个可大可小的人》等等。

  几十年来,任溶溶创作、翻译的童书作品数百种,在国内销量远超千万册。

  半小时写出《没头脑和不高兴》

  任溶溶最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品,是发表于1956年的童话《没头脑和不高兴》。

  1962年,这部童话作品还被搬上了大荧幕,以动画片的形式与全国各地的小朋友们见面,最终成为一代人心中的记忆。

  2012年,《没头脑和不高兴》被列入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30本之一。

  故事中的“没头脑”和“不高兴”是两个孩子,一个做事总是丢三落四、忘东忘西,一个永远是让他往东偏往西,还总是把“不高兴”当口头禅。

△动画片《没头脑和不高兴》(1962)画面。

  任溶溶用奇特的想象和夸张的手法,让两个孩子带着自己的缺点一下成了大人,去做“大事”,并为他们安排了一些出奇、惊险的际遇。——到头来,长大后的他们还是“没头脑”和“不高兴”。

  任溶溶曾说,“我自己就经常‘没头脑’,‘不高兴’是小孩子经常说的话。”

  在接受《环球人物》采访时,任溶溶曾回忆自己创作这部作品时的情景。

  这部作品主要是受俄罗斯童话的影响。1956年1月,我在南京西路上著名的“文艺俱乐部”——上海咖啡馆里为《少年文艺》赶稿。当时距离截稿时间只有两个小时,所以不快也不行,半个小时就写了5000多字。

  “任溶溶”是借用女儿的名字

  任溶溶原名任根鎏,又名任以奇。任溶溶这个名字其实是他跟自己女儿“借来的”。

  “我叫任溶溶,其实我不叫任溶溶。我家倒真有个任溶溶,那是我女儿。”任溶溶在一篇文章的开头,说出自己名字的秘密——任溶溶这个名字,是他跟女儿借来的。

  在刚从事儿童文学创作之初,他经常需要用到很多笔名,那时恰逢女儿出生,喜不自禁的任溶溶索性将女儿的名字拿来我用,随着署名任溶溶的儿童文学作品越来越多,任溶溶也成为他和女儿共有的名字。

  对于任溶溶的这份“小心思”,有网友留言“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位父亲找到的最美妙的疼爱女儿的方式。”

  一直保有童心的人

  生活中的任溶溶是一位非常有童心的人。

  《环球人物》杂志在报道中称:

  年轻时,任溶溶教儿子下棋,儿子学会了快赢他时,他就让儿子另请高明,以便让自己始终保持不败的地位。

  任溶溶传记作者金波在接收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任溶溶从小就喜欢看连环画,对儿童文学的兴趣延续了一生。

  他为人乐观,喜欢玩,爱好很多,看童书、吃美食、看戏剧、看电影都是他的兴趣。

  他是一个很爱孩子的人,创作方面也始终将孩子的兴趣和接受度放在首位。

  80多岁时,任溶溶还是爱吃,但因为身体原因很少出门了,好友去他家,会带上自家烧的绍兴霉干菜烧肉和茄汁明虾等他爱吃的菜。

  发白红心在,

  豪情似旧时,

  愿穷毕生力,

  学写儿童诗。

  这首任溶溶生前写下的小诗,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

  如今,斯人已逝。

  惟愿老先生一路走好。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上一篇:敦煌研究院收养的小狗“乐乐”,成为儿童文学世界的主角,专访《敦煌灵犬》


下一篇:让中国文化走向海外,让亚运文化深入人心!三分钟,聆听他们的青春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