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家女孩的捐菜故事

发布:故事大全 时间:2020-08-02 00:11 分类:睡前故事 热度:61

原标题:一个农家女孩的捐菜故事

一个农家女孩的捐菜故事

  崔紫祎管护家里种的蔬菜。

  瘦小的个子,头发高高挽起,走在人群中的她,并不起眼;不善言辞,也不太会和陌生人打交道,她是妈妈眼中听话的女儿。这个名叫崔紫祎的普通农家女孩,是云南工商学院智能科学与工程学院一名大三的学生。

  当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时,她却经历了一段从未想象过 。

  一个简单的决定

  如果没有发生新冠肺炎疫情,这个时间,崔紫祎本该赶回学校,开始给留学生们上中文课了。但疫情来袭,让她从大年初三开始,就只能静静呆在位于马金铺街道中卫社区的家中。

  作为独生女,崔紫祎在妈妈毛顺辉眼中是一个乖巧的女孩,但凡遇到大事,都会听取妈妈的意见。

  高考后,崔紫祎的成绩不理想,她想复读一年。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她第一时间征求了妈妈的意见,却遭到了反对。毛顺辉认为,女孩复读一年,上完大学年纪大了,而且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不建议女儿复读。崔紫祎听取了妈妈的意见,最后选择在云南工商学院就读。

  崔紫祎一家是蔬菜种植户,疫情来袭时,家里种的30亩菜卖不出去了。

  “大年初五,收菜的冷库就关了。市场上卖菜的人多,买菜的却很少。”毛顺辉说。眼看地里大约30吨的生菜马上要进入收获期,便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把自家的蔬菜捐到武汉去?

  平常家里的事大多是毛顺辉说了算,她的提议得到了全家的支持。连听到消息的亲戚也表示,愿意把自家种植的20吨蔬菜捐出来。

  家里意见统一后,崔紫祎没想太多,认为捐赠蔬菜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她主动提出做这件事。

  始料不及的是,这件事成为崔紫祎永生难忘的一段经历。

  一段跌宕起伏的历程

  找人,把蔬菜准备好装上车,然后运往武汉……在崔紫祎的想象中捐菜并不复杂。但真正开始找人时,她才发现拿起手中的电话,却不知道该打给谁。

  情急之下,崔紫祎想起自己微博关注的作家大冰。大冰日常会在微博里发送一些公益活动的内容和照片。抱着试一试的想法,1月30日,她给大冰的微博留了一条言,表达了自己想给武汉捐蔬菜的想法。

  第一次给陌生人留言,崔紫祎心里既忐忑,又有一丝期待。不知道微博那边的他是否愿意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7分钟后,她等来了大冰的回复:愿意帮助她把蔬菜捐赠出去,并联络了其他爱心人士。在大家的帮助下,崔紫祎开始把捐菜的想法付诸实践。

  最初的计划是把生菜装入泡沫箱保鲜,用大型运输车送往武汉。然而,当崔紫祎和妈妈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厂家,得到的回复都是:已经停工,不供应泡沫箱了。

  崔紫祎给一位运输司机打了4次电话,但都遭到拒绝。司机的回答让她觉得很委屈,自己只是想捐个蔬菜,怎么就那么难呢?

  包装没货、运输没人,渠道也不知道在哪里,联系的过程充满了各种从未遇到过的挫折,崔紫祎一度想要放弃。然而,在众多热心人士以及学院老师的支持和帮助下,她觉得不能辜负大家的爱心,于是便咬牙坚持了下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3天后冷链车有了,司机愿意提供帮助,而崔紫祎也拿到了蔬菜进入武汉的相关文件。准备就绪后,50吨蔬菜也都全部收割好静待装车,一切都在朝着期盼的方向发展……

  意外总是突如其来,就在车辆已经准备前来运输蔬菜的当口,她接到了一个电话:由于各种原因,武汉当时暂不接受外地捐赠的蔬菜。崔紫祎一下子蒙了。

  捐赠想法得到认可的兴奋,联系到冷链车的激动,对爱心人士的感激,当所有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努力即将变成现实的时候,这个电话让一切化为了泡影。无法改变现状的无力感,让崔紫祎近乎崩溃。

  “没想到,做成一件事会那么难。”崔紫祎苦涩地说。

  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看着消沉的女儿,妈妈又给出了建议:不能捐到武汉,可以捐给昆明的医院和社区,昆明也在抗疫。

  “是啊,还能把菜捐到昆明,这件事可以做。”在妈妈的鼓励下,崔紫祎又有了新的努力目标。经过同学推荐,她加入了“云南蔬菜捐赠供需对接总群”,与云南省助农捐菜活动的相关负责人取得了联系。

  可惜,由于收割时间太久,堆放在田里的生菜开始腐烂。最终,50吨生菜还是没能捐成。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上一篇:为什么说全新CIVIC思域能让新一代年轻人放肆活?


下一篇:贪吃的小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