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儿童观察报告:“我希望爸妈下班不迟到”

发布:故事大全 时间:2020-08-01 20:50 分类:睡前故事 热度:113

如果家长需“持证上岗”,有多少人能顺利拿到资格证?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联合十点读书、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发布《谁能深入“童”心——2020儿童观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通过对一、二、三线城市的4-12岁少年儿童及家长的问卷调研,选择最主要陪伴孩子的家长作为调研对象,共回收1230份有效样本,围绕家庭陪伴、电子产品使用状况、阅读方式、社交方式、家庭教育五大方向,分析当代少年儿童的行为和诉求,为家长的陪伴和家庭教育提供参考。

《报告》数据显示,仅半数家长能挤出时间固定陪伴孩子,与此同时,48%的家长认为电子产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亲子陪伴。

仅37.2%的家长在亲子陪伴时不受工作影响

“妈妈下班老是迟到,真想在她的车里装上火箭,这样她就能直接飞回家了。”这是5岁男孩然然的儿童节愿望。而他每到夜晚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等妈妈回家,常常等着等着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像然然妈妈这样因为工作忙得顾不上陪孩子的家长不在少数。《报告》数据显示,超七成家长非常认同“父母的陪伴就是最好的亲子教育”,但往往道理都懂,实际上很难做到。“我不工作赚钱,谁来养家?”这是家长们不能陪伴孩子的主要理由。

从《报告》结果来看,仅有37.2%的家长在亲子陪伴问题上不受工作影响,有48.4%的家长不能每天挤出固定时间陪伴。就平均陪伴时长而言,工作日近七成家长为1-3小时,节假日超过四成的家长则选择3-6小时的“补偿性陪伴”。

微信图片_20200603134251

因为职业性质,38岁的歌手陈楚生常常会天南海北地四处出差,但只要完成了工作,他一般都选择呆在家里陪伴孩子。“如果需要外出很长一段时间,哪怕再忙,我们基本上都会保持每天视频的习惯。”在孩子的成长历程中,他不希望自己在某一阶段“断档”太久,要想尽办法让孩子感受到“父亲”这个角色的真实存在。

但数据显示,能做到“抛开其他事情全心陪伴”的家长仅占两成,其余的家长则会考虑将时间“花在刀刃上”:做家务、聊微信、刷微博、处理工作,一样都不想落下。例如在二年级的北京小朋友郭子煜的眼里,爸爸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和同事在微信上打字”。不过,较之一、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家长陪伴孩子时则更加专注,全心陪伴的比例明显更高。

首都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副教授夏婧认为,真正有效的陪伴,应该是基于亲子交流的一种良性互动。可惜,很多家长都将“陪伴”单纯地等于“陪同”,因为自身原因,而忽略了孩子成长的关键时期。

48%的家长认为电子产品或可替代亲子陪伴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电子产品日益渗透到新一代儿童群体。爱恨交织,成了多数家长面对孩子使用电子产品时的心情。《报告》显示,有43.3%的家长认为电子产品可以启发孩子思维,但也有46.1%的家长认为电子产品会削弱孩子的想象力。

对于电子产品,超半数家长认为要尽可能减少使用时长,也有30.4%的家长接受在监督之下或作为奖励使用,仅有0.9%的家长表示“坚决不让孩子碰”。

2

调查发现,沉迷电子产品的孩子超过两成,三线城市孩子每天使用电子产品的平均时长较一、二线城市更高。总体而言,半数孩子平均每天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长集中在0.5-1.5小时范围。

45岁甘肃兰州的全职妈妈张女士就很喜欢和孩子协商电子产品的使用时间,让双方达成共识。“手机和电脑是现代人都绕不开的生活方式,所以我不反对孩子接触这些。堵不如疏,只要适度引导,不必担心她沉溺网络。”张女士选择在电子产品的使用中,培养孩子的规则意识。

对电子产品爱恨交织的另一面,是家长对陪伴子女时间的妥协。

《报告》显示,忙忙忙是家长压缩亲子陪伴时间的普遍原因。随着孩子年龄增长,“他/她会自己玩”也成了越来越多家长不陪伴的理由。此外,比起辛苦带孩子,还有近三成的家长更愿意享受个人世界的快乐。而当无法陪伴孩子时,有48%的家长选择使用电子产品替代亲子陪伴。

3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上一篇:联储证券:从点滴做起 关注儿童心理健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