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神话
  • 南岭走廊地区的宗教、边界与跨地域想象

南岭走廊地区的宗教、边界与跨地域想象

发布:故事大全 时间:2020-02-12 19:48 分类:神话 热度:54

  内容提要:“中心与边缘”模式是中国文化中一个基本的认知结构。以南岭走廊地区瑶族的民间信仰为具体研究对象,探讨此认知结构如何在这个地域社会中展开:瑶族宗教信仰正是利用空间、性别和种别模式来体现“中心与边缘”的辩证性过程。中心与边缘认知结构实际上是一种跨地域想象,它使某一个民族跨越地域与民族性局限,形成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格局。

  关 键 词:中心与边缘;瑶族;宗教;跨地域想象

  作者简介:张超,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中山大学移民与族群研究中心。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南岭民族走廊民间信仰的多元互动与区域社会整合研究”(17CMZ045)。

  近年来,学术界针对天下概念进行了一场大讨论。总体来说这场大讨论主要有两大观点的分歧:以赵汀阳为代表的天下观认为,天下是一种没有极的均衡态,并认为这种天下观说明的是一种世界格局下的世界视野,天下能够成为一种超越性的统合视野,成为一种全球性的理念①;而以葛兆光为代表的观点则强调天下观念并不是一种平等大同的世界,其中存在着几种对立关系:地理意义上的中心与四方,族群意识中的我(中心)与他(边缘),文化意味上的华(文明)与夷(野蛮)、政治地位上尊(统治)与卑(服从)②。

  实际上两者各自说了两个十分重要的方面,而未必是两种相对立的观点,这两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边界和边界的穿越问题③。天下观念中必须要存在这两个方面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天下观。学术界最常被人提起的边界研究当属巴斯的边界理论,该理论是一种理解民族认同的新视角,其不以民族认同的外在文化特质为依据,而强调一种人们划分边界的心性。对于这一边界的定义,王明珂的描述简明扼要:“当我们在一张白纸上画一个圆时,最方便而有效的方法,便是画出一个圆的边缘线条”④。在王明珂看来,边界是一种画圆的过程,圆的周长就是其所说的边界。实际上,在画圆过程中还有另一个关键点同样需要我们注意,那就是圆心。圆周的形成始终与圆心联系在一起,边界的阐释过程实际上隐含着一种“中心与边缘”结构,这种中心与边缘结构实际上也是一种认知性的结构,这可以在拉可夫(George Lakoff)的“具身心智”(embodied mind)研究中看出。

  拉可夫的“具身心智”研究认为,人类的思维基本上是以人的身体感知而构建的,并总结了构建人类思维形式的几种基本的认知模型。在这几种基本的认知模型中,一个基本的感知结构就是空间。拉可夫认为:空间概念是我们概念系统中的核心概念,但是空间实际上并不是一种存在于客观世界中的独立性存在,其会根据具体情境与身体感知相结合形成不同的形式,这些形式包括:容器(Container)、平衡(Balance)、道路(Path)、循环(Cycle)、吸引(Attraction)、联系(Link)、中心—边缘(Center-Periphery)等⑤,由于中国是历史上唯一一个维持了较长时间大一统格局的国家,这种独特的权力格局使在中国从事社会文化研究时“中心—边缘”结构很难被置空出来。实际上,这种中心与边缘结构也隐藏在人类学有关中国研究的经典著作之中。

  一、理论视角与研究区域:人类学经典研究中的“中心—边缘”

  (一)施坚雅:以市场为纽带的“中心—边缘”

  笔者认为首先能够纳入中心—边缘分析范式的是施坚雅的市场理论。虽然施坚雅并没有明确提出一种中心与边缘的理论框架,但他的理论实际上隐含着一种中心—边缘视角。施坚雅认为,市场作为一种空间体系,一般是由三个层次的市场组成:基层市场—中间市场—中心市场。根据空间距离,基层市场圈会形成一种正六边形结构,而中间型市场圈同样也是由基层市场组成的六边形结构,进一步的,中心市场圈是由中间市场构成的更大的六边形范围。

  施坚雅的理论目的是探索中国研究的基本单位,其认为,中国研究的基本单位不能仅仅局限于一个村庄,而应将目光投向区域,在施坚雅看来,中国社会最基础的分析单位应该是基层市场体系⑥,人们的婚姻、宗族、信仰、社会管理模式等基本上都是以这个基层市场体系为基础的⑦。基层市场是一个基层的中心,而与这个中心相关的边缘是呈六边形的村庄;而随着地域的扩大,作为基层中心的市场又同时是更大空间范围内的边缘六边形中的一个点,这个点就是作为中心的中间市场;这种六边形结构不断扩大,相互嵌套从而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中心市场。

  (二)作为地域社会史、边疆史研究视角的“中心一边缘”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上一篇:“哪吒”横空出世中国动画片迎来新浪潮


下一篇:不撤了 土媒称美在叙产油区新建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