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情感故事
  • 余华《活着》:从三个角度来解读这部畅销长篇小说的独特魅力

余华《活着》:从三个角度来解读这部畅销长篇小说的独特魅力

发布:故事大全 时间:2020-02-14 12:01 分类:情感故事 热度:50

人是为活着的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活着》,当我们读完这本书中,是否为福贵苦难的一生流泪?看完这部小说,心情压抑沉重,也思考自己人生生活的态度。

《活着》写于1992年,是余华至今为止最为畅销的长篇小说,也是余华的代表作之一,不仅在国内掀起了阅读热潮,在国际上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成为中国文学界的里程碑。这部作品获奖无数,余华也因这部小说于2004年3月荣获法兰西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

而导演张艺谋的电影《活着》,由巩俐和葛优主演,该片荣获第4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最佳男演员奖(葛优)以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等奖项,正是根据《活着》这部小说同名改编。

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上个世纪40年代,主人公富贵原来是一个吃喝嫖赌的浪荡子,在赌博中输光了家产,后来经历了不断的历史变迁和家庭的变故,他的亲人却相继离他而去,到最后年老时候只有一头老牛相伴在身边,平静的活着。

余华《活着》:从三个角度来解读这部畅销长篇小说的独特魅力

余华在《活着》里,用朴实的语言讲述了一个悲情故事,虽然作品的名称为《活着》,但读起来却感觉从头到尾都被团团的“死亡”气息所包裹。富贵一次次面对亲人死亡,屡次遭受沉重打击,却没有选择死亡逃避,而是在苦难中求生存。或许这就是余华通过《活着》这部小说想要传达给我们的一点现实意义:人生命运变化无常,从苦难中寻找顽强活下去的力量。

《活着》这部小说主题内容脱离不了苦难,很多人在解读上多集中于对小说内容研究和人物性格的分析上,在文本叙事形式上的分析评论很少。今天我就换个角度,从文本形式的双重叙事视角、叙事节奏、重复叙事三个方面来解读这部小说的独特魅力,

01 双重叙事视角的巧妙运用

一个故事从什么角度叙述,虽然是一个技巧形式问题,但形式对最终文旨的获得有着重大的影响。可以说, 叙事视角涵盖这丰富的含义,对于小说中情节的开展、情感的表达都占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活着》采取的是双重的叙事视角。

《活着》的叙事结构并不复杂,却十分的巧妙。在叙事上,分为了两个层次:第一层面是“我”这个在市井间游走的民歌采风人;第二个层面是小说里的主人公富贵,通过“我”来讲述自己 。

小说的第一叙事视角:去民间采集歌谣一开头引出全文的“我”

小说 始于采风人“我”来回顾讲述自己到民间采集歌谣时的所见所闻,其中让他深刻最为深刻的就是一个“富贵”老人的人生经历。在开头他将故事娓娓道来,增强了故事的铺垫,说明了由来,让接下来 内容有了根基,也更容易被我们读者所接受和相信。

例如:“这位老人后来跟我一起坐在了那棵茂盛的树下,在那个充满阳光的下午,他向我讲述了自己。”

小说中“我”激起“福贵”老人讲述他 后,便退居幕后,完全回归了聆听者的角色。这样的一种叙述主体,好处就是缩短了故事本身与聆听者、我们读者之间的距离,让我们更能从小说中感受到富贵老人的内心。

“我”作为第一叙述者,充当着整个叙事的引导者,掌握着小说的走向与小说的节奏。同时在叙事过程中不断现身,发表自己的感想和评论,还时不时地插入一下评论和感慨,起到串场的作用,来推动故事的叙述。

这种视角达成的真实感,如同“我”来讲故事,而读者“你”在听故事,将个人内心的情感同小说中主人公的真实情感尽可能交融到了一起,因而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余华《活着》:从三个角度来解读这部畅销长篇小说的独特魅力

小说的第二叙事视角:“我”即福贵,叙述自己

福贵是小说中的主人公,也是故事的叙述者,他感慨万千的讲述了自己的一生, 通过他的叙述,我们感受到他满是沧桑的人生,福贵老人人生经历了种种苦难。他的浪荡导致父亲之死;被抓壮丁及母亲的病逝、女儿凤霞的聋哑;凤霞送人及有庆之死;凤霞婚嫁及凤霞、家珍之死;二喜和苦根之死,在这五个叙事情节中,一共失去了身边的七个亲人。

福贵老人的讲述看似安详与从容,波澜不惊,似乎我们就坐在福贵的面前,聆听他讲述自己一生 。这种视角的运用,直接拉近了读者与小说中叙述者的距离。比如有庆死去,写道:“我一遍遍想着他中午上学跑去的情形,书包在他背后一甩一甩的。想到有庆再不会说话,再不会拿着鞋子跑去,我心里是一阵阵酸疼,疼得我都哭不出来。” 看似平静的文字,实则当压抑的情绪碰到这种冷静的文字叙述,情感开关仿佛一下子打开,情感上的共鸣是巨大的。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上一篇:众多文学大咖一致认为作家朱苑清长篇小说《被太阳晒热》具有影视IP潜质


下一篇:《诛仙Ⅰ》还原小说仙侠世界 肖战谈拍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