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牛棚的钦差

发布:故事大全 时间:2019-11-20 11:41 分类:民间故事 热度:200

清朝咸丰年间,这一天,风雪交加,天色已晚,路上已经很难看到行人的踪迹。可在黄河壶门浮桥,一位头戴斗篷的精瘦老者骑着一头小毛驴,冒着风雪往前赶路,后面还有跟着一胖一瘦两个挑担的随从。壶门浮桥往西五里就是陕西高州府青龙镇。

 

到了镇口,天早黑定。牵驴的胖随从路经镇上一家客店门前,稍顿下悄声问驴上一直闷头不语的老者:“主人,此去前方,再无宿处,今晚是否就在此镇”

 

闻声来开店门的店主牛老七,却死活将他们拒之门外,说今晚店里所有的好房子全叫本府老爷早早包了,准备接待京城里来的一个大官。若要私自留客,惊扰官驾,定当严办。客官还是另宿它处吧,千万别给小店惹来麻烦

 

胖随从上了火,:“我们今晚偏要住在这里!京里来的官儿再大,还能大过”

 

话没说完,就听驴上老者轻咳一声,下来和颜悦色对店主牛老七深施一礼说:“掌柜的,打扰了。没有好房子,差点的房子总有吧?我们住在里面绝不出声,不会让你有半分为难。”

 

牛老七听这么一说,倒不好意思起来,忙也还施一礼说:“客官千万莫怪,开客店的,谁不盼住店的多呢?我这也是万般无奈呀!如果你们不怕降尊屈就,我这店内后院还有一盘通铺大炕,可睡十来个人。刚才已经悄悄安排进去七八个黄河滩逃荒的难民,你们不嫌被子脏呼噜声响,就跟他们凑合着挤一晚吧!

 

胖瘦两位随从听后对视一眼,还想再说什么,又叫精瘦老者用咳嗽声止住了,只好不发一言随老者身后,跟着牛老七来到住处,百般不情愿地与那伙难民们挤在一个炕上。

 

这时,雪下得更大了,西北风刮得窗户纸直响。光席冷炕上的难民们个个愁眉苦脸,喊饥嚷饿,骂着老天爷不顾百姓死活。都说明天这雪要再不停,咱们大事没办,只怕先要冻死饿死在这儿了。

 

老者听他们口音是高州朝邑一带的人,甚为奇怪,不由打量他们片刻,慢慢开口问道:“乡党,闻说朝邑一带乃黄、洛、渭三河灌区,地肥水美,物产丰饶,素有天下粮仓之称,当今圣上又体恤民意,曾在三年前高州大旱之年,恩准你们高州在朝为军机的乡亲严敬铭尚书所奏,派其还乡赈灾,并拨银两建起义仓,储粮数百万担,专备当地百姓荒年所需。据闻高州今年并未歉收,知府刘大人也算朝廷能员,前不久还上书言高州今年府库充实,民皆温饱,你们却为何混到这般光景?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上一篇:郑板桥妙断偷情案


下一篇:傲骨秀才妙联气煞县太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