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董事长郭德英不一样的创业冒险

发布:故事大全 时间:2019-10-23 10:34 分类:励志故事 热度:177

  在中国手机市场,“中华酷联”四大巨头想必大家一定不会陌生。而其中尤其以酷派显得格外低调,其董事长郭德英本人更是鲜少在媒体前露面。

  此前有新闻称,2014年酷派将发6000万台手机,也就是说酷派未来每天的平均出货量将达16.4万部,惊人的数字背后是对整个手机市场的全盘把控,这与郭德英的创业史是分不开的。20年前是什么动力让他毅然选择“弃教下海”?又是怎样的磨砺成就了今天的酷派手机王国?让我们一同走进郭德英20年冒险创业史。

  第一次冒险:弃教创业

  时间追溯到1993年。那一年,李小龙之子李国豪意外去世,Beyond成员黄家驹也意外去世……这些事件都轰动一时,可他们与今天 其实没有联系。那一年,郭德英离开了任教多年的深圳大学(佩服他的勇气),狠下心来下海创业,创建了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开始卖股票BP机、编码器、寻呼台基站发射机、无线固话PDA的不归路,他曾经还与思科合作开发呼叫中心操作系统。(当时中国联通总部使用的就是这个系统,是亚洲最大的基于IP的呼叫中心)

  时间很快到了1999年,郭德英在加拿大多伦多用399美元买了一款黑莓(虽然黑莓现在已不景气,但当时风靡全世界)的产品——邮件收发器(土豪!),他吐槽道:“黑乎乎的一个小东西,价格还挺高!”,没错,买别人东西还吐槽,这让人无语呀……其实,大家都被骗了,老郭对此物吐槽是假,深入研究才是真,暗地里把这玩意的“内衣裤”不知道脱了多少次了,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占有“她”——做中国的黑莓。

  终于,酷派要登场了。2003年,学通信技术出身的老郭在N年积累下,选择与联通合作,推出第一款WCDMA酷派手机。他一定不会想到,5年之后,他的公司在香港主板登陆,真的被投资人称为“中国未来的黑莓”。紧接着2004年推出了自有知识产权的手机,2005年研发出了全世界第一款双模双待智能手机,2007年荣获国务院颁发的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第二次冒险:Windows转型Android

  俗话说有起必有落,2008年酷派比2007年下跌21%,亏损7600多万港元,利润更是下滑140%,这是酷派最低谷的时期。然而,老郭在此时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将酷派手机从Windows全面切换到Android系统。当时,Android系统在全球当时只占据了区区4%的份额。

  酷派副总裁张光强说:“转型的压力显而易见。这分两个层面看,以往Windows投入了那么久,放弃已做好的肯定很可惜,第二是在Android系统上如何做到差异化。两个问题带来的压力都很大,但不做Android又不行。”

  老郭善打硬仗,推倒重来的代价是惊人的。张光强不得不带领500个研发人员包下一个酒店秘密进行封闭开发。工作实行流水作业,昼夜不歇。“很多人七个月没有回过家,这场硬仗的结果是,酷派花了7个月时间干了国际厂商1年半到两年的活。”张光强说。

  经过这场转型努力,2010年上半年净利润2.37亿元,手机市场份额进入前三,之后还开拓海外市场一路高歌,终成今天的国产品牌中流砥柱。

  不一样冒险:独特的见解

  无论是家人一起逛街还是一起出国游玩,只要女儿发现爸爸不见了,往卖手机的地方找一准儿没错。在女儿眼里,手机就是郭德英的“儿子”。其实,老郭创业的艰难,公司发展的艰难,四面受敌的艰难,行业挑战的艰难,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艰难。笔者也很佩服他的这种勇气,更欣赏他独特的见解,这也是年轻人应该学习他的地方。

  2009年的IT领袖峰会上,山寨手机从四面八方对品牌厂商进行大规模进攻,TCL董事长李东生说:“如果太多正面去肯定山寨机做法,不符合市场经济、法制精神。”但是,郭德英却有自己的见解:“山寨机有很多创新对社会有贡献,比如山寨机反应快、出货量大、还提供就业机会,整体上游产业链非常繁荣,做山寨机渠道也能赚到钱。”虽然TCL和酷派都遭受这山寨机的围剿,但老郭还是很乐观,也比较开明的看待山寨机这件事,这种精神境界,小伙伴,你们能做到吗?这也是他能成功的一个原因吧。

  2011年到2012年,宇龙酷派持续在智能手机产品研发、硬件、软件方面大力投入,形成以深圳总部为核心,东莞、西安、北京、南京、美国为支撑的研发基地布局。在全国近50个重点城市设有分支机构,建立了覆盖全国的经销商网络。公司秉承创新的技术理念,陆续发布了“大观”系列旗舰产品9900、9960、酷云和Coollife等产品和软件,进一步奠定了酷派品牌的高端形象。

名人创业故事:酷派董事长郭德英不一样的创业冒险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上一篇:毕业大学生的“草根”创业小故事


下一篇:85后时尚辣妈自主闯荡创业“江湖”